Gale

「楠條」流年( 三十四、私の望み)

咖啡戒不掉的黑超:

三十四、私の望み








       楠田觉得,自从那天在铫子市去箱根的路上从新田手上抢过驾驶权开始,就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直蔓在心头。




       在汤本的街头挂掉电话后,楠田抄着风衣口袋靠在车门上放空了好一会,回神的时候才发现在便利店里买单的新田,带着探寻的目光穿过一丝反光的玻璃门停留在自己身上。




       “不舒服?”新田推开店门递了一罐热咖啡给她,楠田握住罐身的手迟疑了一瞬,然后接过来捂在手心 。




       咖啡吗,倒像是那个人的喜好,楠田面色缓和了些,这才想起新田之前问的:“大概是开车有点累了。 ”




       新田开罐后嘬了一口:“热饮只有这个了,没想到都已经三月了箱根居然还有些冷。”




       感受着掌心热咖啡传来的温度,楠田小声说着:“前两天这里下了场雪的缘故吧。”




       “不错嘛,开始学会关注出行的天气了。”新田并没多想,毕竟人都是会改变的,况且这种改变准确来说叫做成长,于是欣慰地四处张望琢磨有没有合适的餐厅解决晚饭。




       是南酱说的,早上出门前提醒她换件厚外套。楠田犹豫了下,还是就着咖啡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对了”新田想起来之前楠田打电话的目的:“ 南条桑呢?还在箱根吗?”




       楠田抿着嘴摇摇头:“她说工作上有事,已经回东京了。”




       “好可惜,要是不改行程兴许还能一起吃个饭。”新田却不知道自己随口一说,却让楠田心里如野草般疯长。




       是啊,楠田也在想自己为什么要更改行程。为什么自己在Line上知道南条跟雪森已经在箱根的时候心里会闷闷的;打电话过去听到那边雪森喊南条去吃晚饭的时候莫名的想要避开。




       而这一切都敌不过在路上知道南条还在箱根时,那一瞬间想要看见她的念头。




       楠田努力想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原因,半晌却只能牵强的称之为——女生特有,对朋友而言的占有欲。




       从箱根回去后不久新田便来到RG当广播嘉宾,作为广播开播以来的第一位嘉宾,楠田跟南条自然都显得很开心 。只是偶尔话题说着说着就变成了她跟新田两个人的对话 ,南条则是带着楠田捉摸不透的表情坐在对面应和着。




       楠田心里突然升腾起一种久违而又熟悉的感觉,不过是两张桌子的距离,但是好像不管她再如何努力,依然触碰不到对面那个带着温柔笑颜的人。




       以为大概是自己最近工作太累了,却不知这种情绪的学名叫做患得患失。




       再次见到雪森是与南条一起去打耳洞的时候,东京已经是4月。虽然新年到现在楠田与雪森已经见过两次,不过有机会坐下来聊聊倒是头一遭 。




       见面之前楠田甚至在想,之前南条广播上说雪森很期待跟她见面会不会是安慰自己的客套话。也有担心自己融入不了雪森跟南条之间的话题,毕竟自从上次在Twitter上互fo以后,雪森的推文除了自己漫画的情报消息,剩下的几乎全是关于FF14。




       而实际上南条的这位挚友并没有楠田想的那么难相处。雪森私下跟几位dancer同在一个五人足球队,而且似乎知道楠田喜欢足球,话题也多是关于这个。相比之下南条这个中间人反而安静了许多,支着脑袋听她们兴致勃勃的聊足球,即使有些地方不太明白脸上也没有一丝不耐烦。




       一顿饭下来,生性开朗又很随性的雪森让楠田跟南条一样叫自己yuki就好,在南条去洗手间的空档,雪森翻出了刚才替她们拍的照片递给楠田看。




       “好厉害,yuki拍的很棒呢。”照片里的氛围让楠田觉得心里暖暖的。




       到底是漫画师,即使赶不上南条的摄影技术,拍照构图之类却也是一通百通。




       扫了一眼远处从洗手间回来的南条,雪森带着些许玩味的嗓音恰好只有楠田能听到:




       “真有意思,好像每次给你俩拍照的都是我。”




       “每次?”对方的目光让楠田没来由的慌张起来,端起杯子抿着水。




       “就是上次在fripSide跨年live的后台”说到这雪森停了下来,眉毛微微上扬:“难道除了这次,还有其他什么时候?” 




       回到位置上坐下来的南条,看到的是笑容凝固隐隐不自然的楠田。




       “你们刚说什么呢?”楠田的反应让南条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没什么”雪森无视南条射来的眼刀,笑的一脸人畜无害:“我给kssn看了刚才替你们拍的照片,kssn夸我拍的好呢。”




       “是吗?给我也看看。”南条半信半疑的瞪了一眼雪森。余光却小心翼翼地一直偷瞄旁边的楠田,虽然知道雪森不会乱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可心里却还是不争气的敲起了鼓。




       雪森径直收起了手机,完全没有要给南条看的意思:“回去修好再发给你。”




       准备离开的时候,雪森慢吞吞地收好自己的背包,抬眼看见楠田下意识的边走边替南条平整毛衣的下摆,走在前面的南条配合的放慢脚步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雪森装作没看见的揉揉鼻子,跟在后面露出耐人寻味笑容,自言自语道:




       “有趣,原来吃顿饭还能重温一下《君に届け》。”








       那天之后,除了当晚雪森把修好的照片发给南条,一直到月底两人再没有什么联系。早已过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很多话是不需要说那么清楚的。雪森心里犹豫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要不要告诉南条,她之前侥幸的认为楠田并不记得当年的事,或许真的只是侥幸。




       新番上档的当月因为录音尚未完成,加之陆续各种宣传event,压的两位中之人有些透不过气。而还要兼顾《恶魔之谜》录音的南条更是不得不压榨本就不多的睡眠来看剧本。




       南条很喜欢住所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老板是个其貌不扬且不善言辞,不过却很有亲和力的中年男子。普普通通的小店让南条青眼的原因除了最喜欢的红茶豆奶搭配简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会一直营业到深夜,这对经常在录音棚工作到零点的南条来说绝对是个非常便捷的条件。所以比起谦和的老板,南条更为熟悉的反而是将咖啡馆营业到深夜的年轻女咖啡师。




       欢迎光临。看到来的是熟客,咖啡师撩起额前的刘海脸上洋溢着欣喜的笑容。




       扯下口罩,南条疲惫的撑起一个笑脸回应咖啡师的热情:“一客三明治,一杯Double Espresso。”




       咖啡师有些意外这位客人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要红茶豆奶,不过晚上还点浓缩咖啡的客人,大概除了要提神加班也没有别的理由了。




       “工作辛苦,您稍等。”




       今天南条来的时间并不算晚,堪堪错过晚餐的时间而已,不过店里已然没有什么人,唯一的客人也在南条进门后不久就收拾东西匆匆离去。




       店里放着不知名的纯音乐,和空气中弥漫的咖啡豆经过通过研磨后散发出来的香味一样让人松弛,南条揉揉微微发胀的太阳穴,趁着等餐的空档从包里抽出《LoveLive!》第八回的剧本准备再看看,即使明天就要录制的希的主角回,南条前两日就已经准备好了。




       指尖划过因为翻过太多次而变得柔软的封皮,南条疲倦的面容变得柔和,会这么在意明天的录音,一定是被角色影响的吧,明天的主角可是对绘里来说最重要的希啊。




       那个看起来阳光开朗却捉摸不透,有着简单小愿望的希,细心照顾着所有人的感受却不愿过多表达自己的女孩,楠田会如何演绎呢?




       想到这,南条并未察觉自己对明天的录音久违的有些迫不及待。




       双份浓缩出品很快完全可以同时上,不过出于对客人肠胃承受的考虑,严谨的咖啡师还是先端上了三明治。南条嚼着自己简单到可以说是单调的晚餐,随便翻开一页慢慢的看着,剧本已经烂熟于心,而且南条打算对付完晚饭就回家准备,是以与其说是温习台词,倒不如说是打发时间更为恰当。




       目光落在绘里跟希第一次见面的台词,南条心里一阵不易察觉的钝疼,扯着眉头搅在一起。




       希:「那个」




       绘里:「你是……」




       希:「我……」




       希:「咱是东条希」




       这几句台词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让南条介怀的是希之前说绘里的一句独白:




       她比谁都要用心,但是不善表达,常与人起冲突。




       昨晚在家里,南条看着提供给声优练习用的无声样片,反复回放走廊上希落寞到重新拾起暖人的笑脸自我介绍的那几秒。那个自己鼓起极大勇气接近的人,却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明明就坐在她的前排,明明只是一转身的距离。




       南条猜不到以绘里沉稳的性格,要与人起冲突需要多久,更猜不到绘里在这个内心温婉、细腻、敏感的女生前排坐了多久,久到与其他同学的关系已经可以产生争执,却还会在走廊被希叫住的时候困惑的问她是谁。




       当两个人的回忆统统压在一个人的心里,这样的记忆,重的有些不公平。




       绘里,你大概永远也不知道那个午后希说出「咱是东条希」时,自己有多过分吧?南条自嘲的捏着剧本的页角。




       不过,我曾经比你更过分。




       “打扰了,您的Double Espresso。”




       “抱歉”南条对自己的出神,不好意思的冲着咖啡师点点头。杯中绵密丰盈的浅棕色油脂在暖光下显得格外有光色,若不是曾经喝过这种称之为咖啡中的烈酒也不为过的东西,配合着浓郁的香气,南条是会联想到热巧克力的。




       年轻的咖啡师放下咖啡与冰水,顾虑的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熟悉是因为经常会在晚归的客人中见到她的身影,陌生是因为每次除了点餐再没有说过其他的话,在她看来对客人们的私事唯一需要留意的只有口味。于是放下咖啡后,坐到不远处拿起一本倒扣着的漫画书津津有味的翻着,南条眯着眼睛看了看封皮,是荒川弘的《百姓贵族》。




       含了一口冰水准备将这杯烈酒一饮而尽的时候却被唐突的来电打断,南条眉间添了一丝愠色,现在这个时间,即便是经纪人打来也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南条摸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屏幕上跳跃的却是一个比经纪人还让她意外的名字。




       楠田 亜衣奈




       大概楠田也觉得自己这个时间打电话很欠妥,细声的问着:“南酱…睡了吗?”




       “啊…还没有,”楠田的歉意的声音反而让南条慌张了起来,连忙否认着:“刚回,在我家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吃点东西。”




       “这么晚才吃饭?”




       小后辈的声音拔高许多,南条有些晃神,印象中除了妈妈再没有谁会因为这种小事而激动,做多是互道一句幸苦了。




       “不是才吃,是…已经吃完了。”南条故作弱气的辩驳着,心里却如回暖的一池春水,抢话般打断不准备这么被自己敷衍过去的楠田:“kssn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楠田像是被南条的一句话抽去了所有的干劲,支支吾吾半天才吐口:“是关于明天的录音,有个问题想请教南酱。”




       请教?南条被如此正式的措辞弄的有些茫然。




       “如果是南酱的话,会如何用简单没有太大情绪波动的台词,更深刻的表现出角色的内心?”




       南条沉默了一会,她知道楠田困惑的是什么,推动情节的剧情,平淡的台词反而比激烈的话语更难掌控。在第一季的第八回里,绘里的内心是通过发泄来表露的,强烈的情绪一拳拳地打到观众的心里,而第二季的第八回,希要做的却是如泉水一样娓娓道来,静静流过众人的耳畔,淌进心里。




       “没关系的,其实我觉得,kssn只要……”




       “只需要按照自己想的去做就可以了吗?如果南酱想说这样安慰人的话,我不要。”




       电话那头明显压制的情绪清楚的告诉南条,楠田亚衣奈有些生气了。




       “我打电话问别人,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什么相信自己,但是我自己很清楚只是现在这样远远还不够啊。”楠田努力平复着情绪,结果还是徒劳。




       南条察觉到楠田似乎进入了一个死胡同,这样与其告诉她应该怎么做,不如好好听她想如何做,于是沉下心来:“kssn觉得哪里做不好?”




       楠田的声音低了下去,听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的呢喃:“希从小因为搬家,一次次重复着相遇离别,不知道下一个地方会去哪里,不知道现在的相遇何时要分别,甚至可能不会给她时间好好的道别就像蒲公英一样被带走,每次相遇都有好好的融入大家,但是却没有归属感。直到遇到μ's的大家……”




       哑然过后,楠田的声音多了一抹亮色:“因为有了九个人,希才第一次迫切的想为这次的相遇留下一样能承载九个人的东西,即使是内心最迫切的愿望,也是淡淡的口吻,如果只是这样,我要如何把这份感情替她传递出去。”




       南条默不作声的听着,她非常能体会楠田之所以会焦虑到情绪失控,只是因为太在乎希。或许在旁人看来不过是一个角色,对她们声优来说却是倾注自己全部感情的伙伴,一起努力,一起成长。




       “抱歉…自说自话的这么久。”楠田听上去像是个堆不好沙堡的孩子,别扭的自责着。




       “能传达到的。”




       大概是南条说的太轻声,南条重复了一遍:




       “能传达到的,因为现在不是kssn一个人帮希传达。”南条怕楠田误会她是在敷衍她,抢白接着说着:“有些话若是由希来讲,反而轻了,希不是那种会强调自己孤独的女孩,kssn只要好好诠释希的温柔与豁达就够了,不要担心平淡的台词观众感受不到希的内心,况且……”




       希说不出口的话,会有绘里替她传达。




       然而这句话南条却没有勇气说出来,心虚的笑着:“况且还有其他八个人,还有各位一直在努力的staff。”




       “但是……”楠田似乎还是有些没底,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因为南条说的一点没错,只是希对她来说太重要了,但凡是自己少用了1%的努力,楠田都会愧疚。




       南条转移着话题:“别但是了,你看样片里的希,多可爱,特别是走廊上叫住绘里的表情……”说到这,南条下意识的握住面前的冰水,下面的话也像被冻住似得,用尽力气撑起表面的不经意:




       “kssn…还记得我们…我是说我们九个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电话沉寂了几秒,气氛安静的南条心慌。




       “就是最近有人问我μ's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如果后面有相关的访问这个问题很有可能被问起,所以就想……”南条干笑几声:“你知道我记性不好的。”




       “可能……跟绘里一样吧。”




       电话是怎样挂掉的南条完全没注意,就像刚才还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双份浓缩此时已经变成了一杯酱色的液体,杯子内壁上凝固着一圈干涸的棕色油脂,南条抿了一口。




       苦,不过比起身体的某处,舌头似乎不那么苦了。南条将唇上沾染的苦味吞下去,果然有些事错过了,就只有苦涩。




       基本没动的咖啡放回桌上,南条招手示意咖啡师买单,咖啡师盯着桌子上剩下的咖啡,脸上可惜的表情很明显。




       “抱歉…一不小心让咖啡凉了。”




       “是有点可惜,这豆子是我师傅最拿手的一款意式拼配”咖啡师脸上露出的些许自豪:“不过凉了不一定就不好喝了。”




       这种说法南条倒是第一次听,好奇的看着咖啡师回吧台重新端了一杯冰水来,将冷掉的浓缩咖啡倒进杯中,然后推到南条的面前:




       “冷美式咖啡,请。”








       回去的路上,南条踩着自己街灯下拉的长长的影子,步伐愈发的轻快,脑子里是走之前那个爱看荒川弘的咖啡师说的话。




       她说咖啡冷掉了也没关系,错过了浓缩最美味的时候就换个方式让它变成冰美式,也会意外的有另外一种风味。




       她说豆子的愿望是变成一杯令人满足的咖啡,作为一个咖啡师,即使凉了她也会好好的帮它们传达出来。




       后来咖啡师羞赧的笑让南条感觉一瞬间挣脱了禁锢在心上一月有余的枷锁。她终于明白之前耿耿于怀的种种阴错阳差,不过是无关紧要的执念。




       付款的时候南条收起积分卡,想起之前有次RG广播,她问楠田要不要这张卡结果被笑着拒绝了。南条抿着嘴角把塞回钱包里的卡又拿出来,却不知道这样盯着一张卡痴痴的笑看上去真的很蠢。如果有机会的话,果然还是想带她来一次。




       自己喜欢的食物,总想让她也尝尝,自己喜欢的店子,总想让她也感受下。




       回到家,南条把μ's的所有广播剧都翻出来,挑出楠田的部分一一听过去,以前南条总是想即便自己的角色只是个路人,也要竭尽全力让角色出彩,现在南条的愿望只有一个,就像那个从老家带来被放在窗台上的随行杯上写的:希望那个人所想都能实现。




       错过她当年青涩的美好,南条爱乃不想再失陪这个竭尽全力努力着的楠田亚衣奈。







首先自己庆祝一下挖坑一周年【撒花


2015年3月26号开始更新的流年,因为明天要陪母上大人就提前更了。


写到现在虽然只有34章加一篇特别篇,篇幅却意外的已经到了十几万,当初挖坑时是想十万之内搞定的(只能怪们楠条鹅心的事太多(喂


一年过去很多想法都跟当初发生了变化,当初只是想简简单单的写一篇记录鹅心的流水文,这一年认识了很多人,有了许多新的想法,就开始不安分的想加入一些感情以外的东西进去。


之前看到微博有个关于写手直播的po,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这章的构(ka)思(wen)过程吧,毕竟要是直播这个时间跨度就太大了www


这章的构思其实上章更新以后就已经基本确定了,只是一直在敲定一些细枝末节的情节,想到南条会不会去问kssn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毕竟这俩从来没公开说过这个问题,于是又回过头去重修了第二章,虽然这样一来虽然进度慢了不少,不过作为一个无良写手我是爽了ww


然后就是关于人设,不知道以前我有没有说过南条的人设我基本没花什么精力去揣摩,大概因为最早是个南推,南条的广播推特采访之类的资源又很丰富。相比之下kssn的相关资料就少了很多,在这不得不提一下对我帮助很大的楠村村长萌萌跟toma大人【此处因有掌声


南条不止一次在辣椒花园,FC还有一些杂志上提过第二季第八回比起剧情kssn让她更入戏,试音的时候kssn更是哭了(正式的时候并没有)。于是我把第八回又翻出来看了七八次,想必大家都发现了,希的台词情绪从头至尾都没有太激烈的表达,甚至整回下来绘里的台词都要比希多。所以一直蛮想不通,让kssn哭的点到底在哪。


若是说因为回忆小时候那段心疼希,总觉得这样解释未免太敷衍。于是之后这个问题有跟萌萌和头马老板商量,萌萌说其实kssn压力很大,当时真的有种这么明显的答案怎么会被忽视的感觉。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章写的kssn打电话过去的情绪过于强烈,其实一点不会,如果一个人因为角色被黑,宁愿被事务所警告也要回击,而希的台词又没有太多表现的空间那这个人真的会因为怕无法传达角色的内心所想而焦虑。具体的下章会交代,此处拒绝剧透ww


最后感谢因为本人懒得重新想人设而友情客串咖啡师的toma老板(顺便安利一把,头马老板喜欢的那本《百姓贵族》真的很有意思www)


最后说一下,雪森是真的跟几位dancer(妹纸哦)有一支五人足球队,出处14年4月雪森的推特,所以别老把人家当死宅啊www